熱門搜索:

東莞用工調查:外來工還穩得住嗎

    發布時間:2016-06-16 15:48:41    點擊:
在東莞添翔服飾公司務工5年的廣西人李桂軍,剛剛收到了一個大大的“禮包”:通過公司的渠道,他申請到讓兒子入讀本地公辦學校的機會。“我希望扎根東莞,不可能把孩子送回老家讀書;可沒有本地戶口只能入讀民辦學校,一年一兩萬元的學費又是很大的負擔。”這個好消息,令一直為孩子入學發愁的他喜出望外。

  該公司綜合管理中心總監張碧玉告訴記者,為逐步提高外來務工人員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,東莞市萬江區政府每年給公司10個名額,讓戶口不在本地的隨遷子女入讀公辦學校,這一做法已持續了數年。越來越好的福利待遇,令公司員工隊伍更加穩定。

  截至今年4月,東莞市企業登記用工530.59萬人,比2015年底略微下降1%,整體沒有出現大幅波動;今年春節后的招工形勢還好于往年,缺工有所緩和。“從趨勢來看,隨著經濟企穩和轉型升級初見成效,東莞市用工總量仍將維持在530萬人左右的高位,需求以普工為主,同時技術技能人才需求不斷增加。”該市人力資源局相關負責人介紹。

  有人離開,有人回流

  缺工形勢有緩和

  隨著東部經濟增速換擋和制造業騰籠換鳥,“逃離”成了人們常說的一個詞。特別是國際金融危機之后,增速的放緩令不少人無所適從;產業從沿海往內地的梯度轉移,也自然而然帶回一定規模的異地務工人員。

  張碧玉清晰地感覺到這種動向。她老家湖南這些年一下子冒出好多開發區。周圍有幾個原在東莞開廠的朋友,經不住鄉里鄉親勸說,紛紛回去買地辦廠,把原本在東莞務工的老鄉們也順勢帶了回去。“現在老家的工資待遇不比珠三角低多少,又不用背井離鄉租房住,還能照顧家庭,很多回去的人就是出于這種想法。”

  不過,珠三角的經濟走勢并沒像人們一開始預計的那么悲觀,“逃離”者也并未成為外來工的主流,反而是經過一陣喧囂后歸于平靜。例如東莞,今年的就業人數相比去年同期僅流失了十幾萬人,并未對500多萬人的總規模形成實質沖擊。定點人力資源市場監測顯示,第一季度和4月份市場求人倍率分別為1.32和1.15,均低于去年同期的1.42和1.25,用工形勢有所緩和。

  根據廣東人社部門的統計,今年春節后,返工加上部分外省新進勞動力,入粵總人數達1000萬人左右,與去年基本持平。有關專家表示,目前驅動勞動力跨區域流動的并不單是經濟發展情況,家庭原因、職業謀劃、生活理念等個人選擇或是主要因素。

  這邊多出,那邊消化

  就業結構在升級

  作為一名“90后”產業工人,鄭章騰去年10月成為一名CNC(計算機數字控制)見習技術員。自我提升的機遇,就是席卷佛山、東莞等珠三角制造業城市的“機器換人”。當時,他所在的工廠拋光車間引入工業機器人,一排排整齊劃一的機械手取代了大量人工,他也從拋光工轉型為操作維護機器的人。

  數據顯示,東莞自2014年實施“機器換人”獎勵政策,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。截至去年底,企業申報項目達1262個,總投資超100億元,減少用工7.1萬人。但實踐證明,認為機器會搶走人的飯碗從而造成失業是一大誤解。東莞市副市長賀宇說,市里對就業做了認真分析,75%以上實施“機器換人”的企業,用工人數是持平或者增長的,減少僅占20%多。

  像鄭章騰一樣,“機器換人”中,大量的一線操作工人從繁重、臟污的工作環境中解放出來,經過培訓轉崗為技術人員,在產業升級的同時實現了職業生涯的升級。即使是少部分多出來的人,這邊剛剛離職,那邊隨即就被其他企業吸納消化。記者從東莞水鄉經濟區了解到,該區去年清退了45家“兩高一低”的造紙企業,但面臨下崗的工人還未流入人才市場,就立刻在工業區內被玖龍紙業等符合環保要求的大企業吸納。

  總體穩定不代表一成不變,隨著珠三角產業的轉型升級,外來工就業的內部結構慢慢發生變化,行業選擇上漸趨多樣化。“機器換人”也好,壓減低端產能也好,都未帶來明顯的失業狀況,反而是外來工就業結構的升級。

  除了從低端小廠進入先進大廠,從流水線操作工變為技術工人外,珠三角快速發展而緊缺勞動力的服務業,成了制造業用工減少后外來工大量選擇的就業領域。廣東勞動學會副會長羅明忠說,2015年廣東的服務業占比首次超過50%,由第三產業驅動增長的GDP對就業的帶動能力得到明顯釋放,吸引大量務工者流向服務業。

  廣州市錢大媽農產品有限公司從2015年初的30多家門店發展到年底近200家門店。O2O的營銷模式將傳統的農產品銷售企業帶入發展快車道,用人需求也相應攀升,今年又多招聘了200余人。

  更多“90后”的外來工傾向于自我創業。中國南方人才市場相關負責人介紹,在國家政策的鼓勵下,新興企業發展迅猛,人才需求直線上揚。其中,新成立的中小微企業用人需求逐漸遞增,且增幅越來越大。

  待遇留人,感情留人

  政府企業在行動

  5月1日起,東莞再次下調雅園新村公租房租金標準。對于新就業無房職工和在東莞穩定就業的外來務工人員,租金由現行每平方米12元調整為7元,下調幅度高達40%。“太動心了。”來自湖北的新就業職工黃健,聽聞租金下調的好消息興奮地說。

  黃健大學畢業后來莞工作3年,一直借住在姐姐家。最近,姐姐的小寶寶就要出生了,再加上上班不便,他正到處找房準備搬出來。“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太及時了。”

  隨著用工形勢的變化,外來務工人員的需求也發生了很大改變。“按照馬斯洛需求理論,過去‘60后’‘70后’務工者是先滿足生存需要,再想別的,打工主要是多掙錢;而現在‘80后’,特別是‘90后’年輕務工人員,在就業中希望的是五個層次的需求同時滿足。”智通人才外包公司市場部經理董雪雄說。

  為了穩住外來工群體,珠三角城市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,分步驟、分階段地為外來務工人員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務,在教育、住房等方面著力頗多。

  東莞市通過購買民辦教育學位的辦法,進一步擴大隨遷子女接受免費義務教育的受惠面。今年計劃購買5600個學位,其中小學3600個,初中2000個。在“十三五”期間,每年增長20%。

  而在廣州,首次面向來穗務工人員的公租房,也從5月19日開始正式接受網上預申請。本次推出公租房房源共600套,來穗時間長、穩定就業的中低收入務工人員,以及高技能人才或受表彰、獲榮譽稱號的務工人員被納入保障范圍。

  戶口是外來工安身立命的基本保障。2015年7月7日,廣東宣布,每年讓100萬外來務工人口落戶。到2020年,將有1300萬流動人口落戶廣東,其中包括700萬外來務工者。

  企業也在行動。近年來用工緊張的形勢讓企業更主動地提升待遇、優化工作環境,以事業留人、感情留人。以純集團除了為員工開出較高的薪酬待遇外,還設立了幫扶基金,為患病的員工及其直系親屬進行幫扶,為老員工報銷春節回程車費等,留人效果較好。

  “最讓我們頭疼的是‘90后’工人的管理問題。一些‘90后’工人不愿去干一線操作工,傾向于搞網絡、銷售等更富挑戰性的崗位;不愿意太苦,又希望工作時間能靈活一點,同時薪資收入還要高一些。”張碧玉坦言,這很難滿足,公司只能盡量照顧他們的要求。電商部的年輕人不肯早起,公司就為他們設計了靈活上班制度;上班要聽音樂、要上網,公司也都為他們開綠燈……一系列措施下,員工就業穩定性提高。

  盡管如此,一些企業提出,目前稅費負擔仍然較重,一些人力支出上的成本并未轉化為員工的實際得利。對此,羅明忠認為,由結構性矛盾產生的“用工荒”仍處于長期待解狀態,政府當務之急是促進實體經濟的發展,通過制度優化降低企業經營成本,持續深化改革推動經濟結構調整和勞動者技能提升,以經濟轉型促就業向高質量、高水平轉變。

微信二維碼

歡迎關注
品牌與評價公眾號

微信二維碼

歡迎關注
品牌與評價公眾號

返回頂部

龙族幻想客户端
pk10走势技巧 竞彩足彩500网 pk10北京赛 新2彩票论坛丨开奖结果 中超联赛赛程2019 上海块三走势图 分分赛车走势图 秒速时时是哪开的 幸运飞艇冠军六码选号技巧 安徽时时快3开奖